煮酒画梅

煮酒。今朝有酒。

【全职】【伞修】论HE的打开方式:番外(上)

少年春衫薄:

 @雨夜殇歌 

刚放假,为GN准备的点文上篇,下半段准备拿开日练手一齐给基友,希望GN不要真人PK我QAQ【顶着锅盖跑

至于Q版苏沐秋请容我缓缓,我会把他完结的OTZ


正值荣耀赛季的夏休期,每年七月中旬不能说是H市一年四季里头最热的时段也是烈日当头,滚滚热浪扑面而来都能把人给烤化,让人恨不得抱着空调直接躲家里打死都不出门的好。

所以在陈果敲开苏沐橙的房间看见一向不刻意打扮都无死角的联盟女神化了淡妆,穿着一眼就能看出来是精心搭配过的衣着配饰笑吟吟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着实被吓了一跳。


“沐沐,你,你这是要去拍广告?”


苏沐橙本身就漂亮温柔,生活的磨砺磕绊中又让这姑娘在柔中带了刚的坚强,陈果甚至找到了当初那点儿脑残粉的感觉,她暗搓搓的开始自豪,女神,我家的,嘤嘤!

苏沐橙听了她的问话又笑了,“果果你忘了,今天我和我哥他们要去玩呀。”


陈果愣了两秒就想起来的确有这么回事,她看着这样的苏沐橙也为对方感到开心,拉着人就往外头走。


“沐沐你不提我都快忘了,那两个人呢?不是还没起吧,我帮你去叫他们!”


“早起来了老板娘,”某人恰巧擦身而过顺便从陈果拎着的早点里顺走个包子嚼吧嚼吧吃了,陈果反应过来对着叼着包子的叶修怒目而视,但对方早就发挥老将经验S形走位躲到一边叫嚣道,“有这妹控在想睡多睡会儿也不行啊!六点半就跑我屋来扰人清梦。”

妹控晚期不用救的苏沐秋走过,自然而然顺走了第二个包子毫不客气的朝着他比了个中指,“拉倒吧,你好意思让沐橙一个女孩子等我可不让。”

叶修一脸的沉痛,“妹控晚期何弃治,连小安都不稀罕治疗你。”

正从陈果旁边拿走一杯豆浆的安文逸躺着中枪,看了他们一眼径直走到餐桌旁边坐下,陈果无力的扶住额,看向颇为淡定的苏沐橙。


呜呜,还是沐沐段数高,每天比百花式打法还要目害。


她把苏沐橙往前推了推,“快走快走你们几个,趁着早上还没这么热,你们不是要去游乐园吗?”


距离苏沐秋来到兴欣,已经过了差不多快一个月。


众人也琢磨过给他办个大点儿的欢迎会给去轮回尽头晃荡了一圈的人接风洗尘,哪想陈果刚起了这念头苏沐秋就前脚被两眼冒光的技术部拉走和叶修研究千机伞,后脚又开了秋木苏的号掀腥风血雨跟着君莫笑一块蹦蹦哒哒的拉仇恨,简直忙的让各大公会会长咬牙切齿,反观伍晨那时候说话都喜气洋洋的。

尼玛,说好的温柔系兄长呢?!还能不能再爱了!陈果掀桌。

只不过即使大神都这样毁三观兴欣也极力想给他们更好的,这话说出来时两位大神一位女神面面相觑了半晌,苏沐秋挠挠后脑神情有点不自然,“我还真没什么追求,能跟着他俩再多打几年荣耀就挺好的。”

叶修在旁边神补刀,“所以说我早跟老板娘你说没用,你还不信。”


陈果磨牙,这话在理是在理,可听着怎么就这么不爽呢。

苏沐橙却在这个时候安慰的按了按她的手笑着说,“果果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个提议。我们三个一起去游乐园吧,好不好?”

她的眼睛亮晶晶的,包含着期望,让人不忍拒绝。

“就我们三个去。”


这话一出,苏沐秋和叶修都愣住了。

陈果看着两个人一下子沉默下来觉得不太适应,她想不通,游乐园?很好啊,怎么就戳着两个心脏的弱点了?

而叶修和苏沐秋两个人想起来的都是同一件事,十年之前远在嘉世签约的前头,小姑娘苏沐橙曾经对着简易的生日蛋糕许下一个愿望,希望能跟叶修和哥哥永远在一起。


“傻丫头,说出来就不灵了!”

“哎?我不知道。不过都已经说出来了,哥哥你们两个更会遵守对不对?”

“这怎么办,估计咱仨可真得绑定一辈子了,来来来老苏,有没有信心?”

“滚蛋我起码比你丫有信心,除了我谁还要你。不行这生日礼物也太寒酸了,这样吧沐橙等有了钱哥哥带你俩去游乐园。”

“给豪言壮志点赞,别以后了就现在开始,哥去刷级赚钱,苏沐秋你洗碗啊!”


现在想起来,当时的情景还清晰的有如电影回放,而这个愿望曾被一度以为不再会被实现了。

苏沐秋和叶修对视一眼,然后对着静静等待的苏沐橙点头笑了。


“行,就我们三个。”


夏日炎炎,苏沐橙没有带帽子而是直接把长发挽上去盘起来,这种天气里带着墨镜走在游乐园里倒是并不会惹得太多人的关注,叶修倒没有苏沐秋和苏沐橙那么引人注目的长相,本人走在旁边又低调的很,和苏沐秋一人一顶帽子就解决了问题。两个公众人物和


苏沐秋那样的大众视线源就这么擦着大众的眼光悠然而过到处晃悠。


“呕——”


“我说你还能不能行了,”叶修站在后面无语的给苏沐秋拍了两巴掌,“坐个海盗船而已,还晕船?”他转头问苏沐橙“干脆把你哥这废物点心扔下别管了,哥陪你玩去。”

苏沐橙只是笑笑不说话,叶修对自己的提议也没怎么认真,两个人在一边的长椅上坐下来等着苏沐秋慢慢悠悠补充气力值,倒是当事人抬起头来气息虚弱的反驳。

“不行!早说好了三人,等等我歇会儿——呕。”

“……”


叶修被苏沐秋锲而不舍的精神彻底整的彻底没辙,他们找的这个地方比其他阳光普照的地域阴凉了些,左看右看没什么人的荣耀教科书干脆把自己的帽子给掀了递给旁边的苏沐橙,苏沐橙异常自然的接过,倒是笑眯眯的给他扇起了风,叶修朝她摆摆手。

“沐橙给你自己扇就行,”他反手把苏沐秋的帽子也给揭了,“哥有御用的。”

他这一动手扇风,倒是把站在那边的苏沐秋和包括进去了,苏沐橙看在眼里也不揭穿,只是微笑着并没停手。

“我就是在给自己扇啊,捎带点你而已。”

叶修意味不明的瞅了旁边的姑娘一眼,笑了笑加了点力气,帽子带出来的气流似乎又变的大了些。

苏沐秋干呕终于呕够了,就见两个人极有默契的各往左右坐了坐,空出来个中间的位置给自己,他想笑想说点什么,可是又被蔓延而上不知名的心情暖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干脆大方的往中间一坐,把两人的手往他们自己那边掰了掰。

“别这样,”苏沐秋义正词严的说,“高级待遇受不住,总觉得我成了慈禧太后。”


苏沐橙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叶修则嫌弃的一帽子糊了他一脸。

“要点脸太后娘娘,还要斗神和枪炮女神贴身伺候,规格够高。”

苏沐秋从脸上掀开帽子,转手接了叶修的工作给两人扇风,苏沐橙的墨镜早取了下来,地方不起眼三个人也逐渐放开了心瞎闹,风水轮流转,总有一个人手里是歇着的。


但俗话说的好,乐极就要生悲。

远处一个扎着马尾的美女牵着两个孩子往这边走的时候三人闹的正欢并没注意,直到那人走进了才听见一句惊讶的。

“沐橙,叶修——还有沐橙的哥哥?你们这是在干嘛?”


卧槽HIGH过头了……


苏沐秋捂脸,亡羊补牢的坐的端正,看着面前一身干练牵着俩小孩的美女觉着莫名眼熟,苏沐橙惊喜的站起身来打招呼。

“云秀,你也来啦!”

联盟唯一的女队长点头,一撒手两个熊孩子就窜了上来,一眼就奔着着最没坐像快晒成一滩泥的叶修去了,显然是见过都直接抱着腿要往上爬。

“糖——要糖!”

奶声奶气的打劫,泰山压顶即使是MT也扛不住,叶修给压的快有进气没出气,“想要的赶紧从我身上下去,第二名不给了啊!”

楚云秀递了个同情的眼神给叶修,又看看苏沐橙,“你又把他的烟换成糖了?”


苏沐橙微笑着朝她眨眨眼,“我也可以把云秀你的烟换成糖呀。”

楚云秀明智的转话题,虽然她不是老烟枪,但像叶修这么苦逼的境遇还是他自己受着的好。

这一转眼就看见了对着叶修新奇又有点幸灾乐祸看戏的苏沐秋,烟雨队长大大方方的伸出手来,“估计苏沐秋你都把我给忘了,十年前我来过你们家几次,我是楚云秀。”


苏沐秋愣了愣,也笑着伸出手,“我记得,沐橙的好朋友我都记得很清楚。”

他往叶修腿上被投喂的俩熊孩子那边看了看,神色有点微妙,楚云秀见状解释道,“我外甥和外甥女,带出来玩儿的。”

眼里意思却明明白白的,你说个以为是我的试试?


苏沐秋干笑两声抽回了手,他觉得有点儿冷,心想幸好自己什么还都没说。那边叶修却默契十足的帮他转了话题,因为他看见了楚云秀手里拿的沙冰。

“云秀你那沙冰在哪儿买的?”

楚云秀正读着大招的条,被这干扰打断的注意力都跑了,她朝着另一边的路指了指,“那边左拐,有家冷饮店。”

叶修把俩小孩放到一边,拍拍裤子站起来,“我去买几杯,你们几个要什么。”


苏沐橙本来顾虑着楚云秀,却见好朋友朝他笑着摇摇头又看了眼苏沐秋做了个无声的口型,会意的跟上叶修,“我也去,你一个人拿不了这么多吧。哥哥你陪着云秀,要什么我们给你带。”

妹妹发问苏沐秋下意识的就答了话,直到惨遭妹妹和前对象遗弃让他无言的看着两人走出去老远才回头看楚云秀,后者脸上也没丝毫尴尬或者男女独处的羞涩,只是选了个位置坐了,直接放了个大招。


“他们两个很般配吧。”

苏沐秋=皿=,般配个毛!他深呼气,吸气,呼气,吸气,几乎要赶上了标准的孕妇呼吸法。

“我绝对不能让沐橙嫁叶修这样的。”


这样的,哪样的呀?


偏偏楚云秀明了的点点头表示悟了,于是她又问,“是你不想让她嫁,还是你自己想嫁过去?”没等苏沐秋从天雷之中醒过神来,她又改了措辞,“别,为了联盟的未来,你还是娶了这祸害吧。”

苏沐秋直接被元素法师豪迈的大招砸晕,对着楚云秀愣了半天没说话。楚云秀生活中一改荣耀决赛偏软的性格,奔放的让当年神枪都招架不住。

于是苏沐秋只能装傻,“说什么呢?”


楚云秀看着他的神色打量了会儿,惊讶的问,“莫非你们俩还没办事儿?”


苏沐秋整整延迟了三秒才反应过来楚云秀指的是什么,顿时连震惊都没力气了,其实要说楚云秀说的这事儿吧……十年之前倒是有过,十年之后这不还没来及吗?


十年的间隔,毕竟不是一朝一夕能弥补的。


他们,他和叶修,以及沐橙,都在极力的弥补和填充这中间的间壑,荣耀也是,感情也是,兄妹毕竟血脉相连,骨子里镌刻着亲情适应的快,可其他的就说不好,苏沐秋心里没那个底,他醒来这几年是心心念念着那谁也只能心心念念着那谁,谁知道叶修又怎么看他,情人和兄弟一线之隔,当初他们从兄弟刷刷上垒到了情人,先未必不能蹦回来。

苏沐秋嘴上说的除了我还有谁要你说的痛快,心里也说不上什么滋味,他打心眼里就觉得叶修好,比任何人都好,好的过头了,全联盟的人无论男女,无论选手还是粉丝,都应该喜欢上这么个人,给自己设了千千万万的假想敌又在那儿自个儿纠结的钻牛角尖,他恨不得所有人都知道叶修的好,可又暗搓搓的想自个儿独占,简直能矛盾的要命。

万一呢,叶修呵呵跟自己说兄弟,你走了后我看开了,以后咱俩就是好哥们,啪叽一张好人卡贴自己脸上,张张翅膀飞了——这种事儿苏沐秋也不想去想,是他离了那两个人十年,就是能重头再来,他也得点一个斟酌想想这是不是对人真的好。


这种想法温柔却又自私,苏沐秋抱着希望,却又惴惴不安,只能顺着自然调戏着,试探着,一点一点伸出触须去感受和揣测对方,憋死人都是轻的。

估计他的表情实在有够纠结,楚云秀突然就福至心灵明白了他的想法,她捧着沙冰吸了一口,气场一下子就压上来了。

“沐橙的哥哥,我叫你声老苏,”楚云秀坐得安稳,一针见血的评价,“我看你就是矫情。”


“……”苏沐秋没话说,楚娘娘拍拍椅子,友好的示意他坐下来,苏沐秋顺着她的意思,十分有眼色的凑过去给她扇风。


楚娘娘挺满意,她叹了口气,打开天窗说亮话,“别的不说,有些事我看在眼里,想着还是告诉你的好。”她点上了女士烟吸了一口,“关于你刚死,不,应该说你那年出事儿的时候。”


苏沐秋那年出了车祸被叶老爷子偷梁换柱紧急拉去治疗,旁的人却是都以为他死了,楚云秀那时跟苏沐橙是闺蜜,对于这个没见过几面名义上的好友哥哥也觉得可惜,却没有多少感情。

她只是为了苏沐橙觉得难过和担忧,她的好朋友那个时候的精神简直差到了头,茫然又无措,让楚云秀担心的不行,隔三差五的跑去看看她,而真正跟叶修认识和相熟差不多也是在那个时候。


“那时候——”楚云秀看着上升的烟雾,回忆的时候有点出神,“他们真的很不好,你见过被主人遗弃的小狗么?东嗅嗅西看看,迷茫又委屈,还伤心,可就是找不到想找的那个人,当时沐橙就这个样子。叶修把她挡在背后,安慰她,他还得顾虑着嘉世的签约,陶轩提前预付了他一笔钱给你买墓地办后事。他站在那儿,我觉得后来都没看见他背挺的这么直过,他还是原来那模样,可是我却不敢上前头去,说不准是怎么回事,就是觉得那个气势跟孤狼一样,沐橙让我觉得可怜,叶修却让我觉得可怕。”


苏沐秋专注的听着,他不是轻易就会被触动的人,但是楚云秀这样的描述却让他觉得心里头跟倒了一杯咖啡豆磨出来的咖啡一样,苦的简直能让人皱眉冒眼泪,对于他更是一路从胃烧上来,烧的整个人难受的紧。


可楚云秀还没放过他,她还在接着往下说。


“那时候我不放心沐橙,总是住在你们家,一个晚上睡醒了沐橙却没在,我吓的跳下床就去找,然后我在客厅的沙发上看见了他们两个。沐橙抓着叶修的手靠在他肩膀上睡着了,我看着她的另一只手错觉她是习惯性的想握住什么。叶修在她旁边坐着,面前的烟灰缸有一堆烟头,现在我能确定他当时是不会抽,烧了个头就完了——简直浪费!他正抽着的那根火光在小灯底下一闪一闪的,我走近了才看见他被熏的眼角有点发红,还听见他压低声音咳嗽了几声。他也看见我了,做了个嘘的动作然后轻手轻脚的把沐橙推给了我,跟我说帮个忙他去阳台上抽完这根。我数落他抽这么多现在才想起来也不怕熏到沐橙,他却告诉我烟能提神醒脑。”


她说完看着苏沐秋,“这个场景我一直印象深刻,到现在还记得特别清楚,他俩相依偎的时候就像是浑身是伤的狼卷起尾巴护着同


样带伤小狗崽,眼光亮的吓人,虽然我和你就没见过几面,可是当时我只觉得丢下他俩的人一定特别混账。”


苏沐秋勉强动了动嘴角,挤出一个不怎么好看的苦笑,“我也觉着自己挺混账的,所幸……他们都走出来了。”

他低低的说,心里的感情早就成了一锅的沸水,翻江倒海,他几乎能用想象就能看见那个时候的叶修,还是个少年,坐在电脑后头的椅子上戴着耳机,旁边的电脑却是空的,没有人,气势一往无前的凌厉,那是嘉世的斗神。

此时苏沐秋就特别想回到过去,哪怕是看不见的魂魄出窍,他也想回去抱抱十年前那个眼神明亮又让他心疼的嘉世小队长,安慰他,没关系,我还在。没关系,我一直都在,无论生死。


他在心里暗搓搓给妹妹道了个歉,他一直疼妹妹多过于叶修,但现在他觉得那个时候的叶修让他的心疼比沐橙更要命。

对不起沐橙,他想,对不起,却觉得这话不应该跟一个人说,苏沐橙不会知道她哥是怎么想的,不过要是知道了肯定也会哭笑不得。


“是啊,”楚云秀也很感慨“幸好他们都走出来了,可是他们一直记着你。”她看向了苏沐秋,“他们两个说起你来的时候,总都是怀念和骄傲,让人只能想象你有多好。”

你的想法我不是不明白,只是我觉得你还来的及。

楚云秀看着苏沐秋想,沐橙的哥哥回来的早也算是种幸运,他心心念念的那个人还一直没再动过心,还没有人能像苏沐秋这么懂他,还试图去打开和突破叶修亲手锁上的门。

一直就还没人能打开。

“沐橙说过老叶是个念旧的人,不管是对战队还是对人。”她看着远处苏沐橙和叶修提着两袋子冷饮和冰棍,还有外甥和外甥女欢呼跑上去的身影,也站起身来准备去拿根冰棍犒劳自己,“我话就说到这了,你要是真喜欢就赶紧去把人压床上问个明白!”


这话说的也太霸气侧漏了。之前的压抑的气氛全被扫的无影无踪,苏沐秋却提起了神,他突然打心底里感激楚云秀。当真是听君一席话,现在就想干,被开导的心又疼又痒,急需叶修来治,或许加上张床效果更好。

“谢谢。”


楚云秀背对着他挥挥手,心说这纠结的都能赶上电视剧了,自己终于也客串了一把助攻,把这么多年想说的都说出来果然累的够呛,下回坚决不能干这么累死累活的事。

苏沐橙看了看醍醐顿开的苏沐秋,选了个最大的冰激凌递给楚云秀,“云秀辛苦啦,谢谢你。”


楚云秀接过来,回头看了走到苏沐秋和走到他旁边的叶修一眼,咬了口冰激凌火炬。

不过她的心情还不错。


领着两个孩子的楚云秀和领着两个哥哥的苏沐橙游游荡荡的绕了游乐园一周,当他们这股大部队终于行进到最后一站的时候夕阳都快沉了,已经接近晚上的天气也逐渐凉快下来,最后一项游乐设施底下却仍然浩浩荡荡的排着长龙,直接用行动表示了什么叫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叶修站在俗称情侣圣地和FFF团主攻的摩天轮下面打个喷嚏,教科书一样的直觉和经验总让他总觉得心里头不太踏实,他狐疑的看向女孩子们。

“我说你们两个,没打什么鬼主意吧。”


楚女王正站在旁边溜着不乐意踏实排队的俩熊孩子玩,听见这话没好气的抬眼白了他一眼,“打什么主意,我还能在摩天轮的椅子上给你抹胶水呀?如果不是得看着这俩小祖宗,我也不拜托你们帮忙排队。”

是的,对不住。楚云秀在心里说,就是要在你身上打鬼主意,感情这种事儿早解决了对你们仨谁都好,尤其是为你俩操心的沐橙。

叶修正色特别严肃的回答,“我相信你的人品,这事儿只有张佳乐这么幼稚的人才干的出来。”

烟雨女王同情的为远隔着祖国千山万水都被地图炮的张佳乐点了支蜡烛,在叶修扭头的时候对着逗弄孩子的联盟女神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苏沐橙伸出手来,偷偷的向她比了个拇指。


长龙还在慢腾腾向前移。


等到两个男人终于排上了队伍,苏沐橙却笑嘻嘻的站在外面并没向安排好的那样进来,她看着两人狡黠的露出一个笑容来朝里面摆了摆手,和楚云秀拉着两个小孩就跑到了隔壁的包厢。

“等等——沐橙!”

苏沐秋一着急就想站起来,而观览车厢就像是算计好了一样在他迈出去之前合了个严实,当哥哥的对着玻璃外面目瞪口呆,隔了老半天才意识到自己貌似被一直乖巧可爱的妹妹摆了一道。


“我说呢,原来打的是这主意——”

苏沐秋还没从“可爱的妹妹居然抛弃哥哥跟妹子跑了”打击里彻底清醒,叶修却彻底从短暂的震惊中回过神来了,战术大师多心脏呀,每天的日常就是把人耍的团团转,这回一个没注意两个妹子耍了却也立马知道了怎么回事,此刻看着苏沐秋被生无可恋的表情还觉得挺好玩儿。

而且作为心脏里的首席,他还毫不留情的给战友补了一刀。


“你先坐下忍忍,这个转一轮得20多分钟”叶修不免有点幸灾乐祸的怜悯对面的沐橙的亲哥“刚才俩人跟工作人员嘀咕估计就早有这打算。说实话吧,快告诉哥你到底惹了哪个?”

本来坐在对面神色还萎顿的苏沐秋听见他发的这话,却在电光石化间情商就搭上了线,立马就往上头蹦了好几个等级。


他想起了不少的事,楚云秀告诉他的,叶修的母亲告诉他的,更久以前让人气的跳脚偏偏又耀眼的少年,这些都是叶修,可又都不完全是现在的坐在他对面的叶修,27岁的叶修。

十年——

苏沐秋笑起来,他凑上去亲了叶修一口,没有丝毫的技术含量就是简单粗暴的直接追着对方的嘴啃,咬了几下子就不咬了,松口,却依然没回去坐好,动作神情活脱脱就不符合他那张好看的脸,倒像专门来调戏的小流氓。

叶修也没往后仰或者躲开,这么近的距离他就这么不错眼珠的盯着苏沐秋,一手摸上苏沐秋的脸。

得,这回倒分不清楚是谁耍流氓了,两人对视半晌,还是叶修叹口气。

“苏沐秋大大,给个说法呗。”


“我想通了,”苏沐秋对着他笑,露出的牙齿挺白挺亮,“我不管了,大不了就重头再来。我现在就问你一句,你跟不跟我过。”

叶修挑了挑眉毛,“逼供呢这是,连选项都没有?”

苏沐秋却早有准备,他作势又要亲过来,叶修这回倒是躲开了,就听见苏沐秋在他耳朵旁边信心满满的笑着说。

“有选项,跟我过我就睡你,不跟我过我就追你。”

他像是打定主意黏着叶修似的追着他咬,这会儿又含住他的耳壳,含含糊糊的说。

“一个是睡了再追,一个是追了再睡,看,我多大方。”



身为作者就想问一句,伞哥你这么耍流氓……叶老爷子知道吗?

下章中后期开日,我尽力……不小白不文艺的试试看OTL,长这么大好像还没认真写过第八字母,远目,我觉着从摩天轮一路啃下来又滚床单又得分个中和下了……大概

请原谅这么话唠的我,下跪

看见小学生文笔或者ooc突破天际,不要担心,那简直太正常了,如果不爽还请姑娘们点叉逃生,饶作者一命QAQ


评论

热度(256)

©煮酒画梅 | Powered by LOFTER